您现在的位置 : 老洼新闻>综合>柳州一男子莫名“被担保”,车房遭查封,还成了“老赖”

柳州一男子莫名“被担保”,车房遭查封,还成了“老赖”

2019-11-23 18:23:12 点击:508

柳州公民许立东在桂林卷入了两起案件,因为他无缘无故地成了“担保人”。他对桂林南华重型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华公司)800万银行贷款的本息承担连带责任。为此,柳州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两栋房子和宝马汽车被法院查封,并被列为“不诚实的执法者”。

经司法鉴定,本案涉及的担保签名是伪造的,两起有效的“糊涂案件”被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并发回重审。

受桂林市秀峰区人民法院委托到广西克贵司法鉴定中心后,“许李东”和“胡郭俊”的签名不是自己写的。图为“许立东”和“胡郭俊”的伪造签名。

究竟是谁让他承担责任的?待解决的迷雾背后。

“天降”800万元本息债务

判决基于担保签名承诺

许立东告诉记者,2016年12月25日,他突然接到物业公司的电话,称桂林市秀峰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秀峰法院)已经来执行他的财产。

另一方称,由于徐李东拒绝执行法院生效的民事判决,秀峰法院应原告桂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担保公司)的申请,查封了其在柳州市的两栋房屋。由于许立东已经租出了两栋房子,法官说房子的租金必须扣除。

许立东通过电话得知,事件原因是华南公司拒绝偿还两家银行总计800万元的两笔贷款,引发了诉讼。然而,徐莉东巴感到困惑:他没有为华南公司在桂林的银行贷款提供任何担保,也没有与担保公司有任何关系,也没有收到秀峰法院的传票。

同年12月29日,许李东委托律师查阅秀峰法院档案,并将法院分别于2012年11月和2013年7月作出的两项民事判决(以下简称第188号判决和第218号判决)转出。

第188号判决显示,当年11月5日,秀峰法院开庭审理原告担保公司诉南华公司、洛阳矿业特种铸造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矿业特种公司)、被告宋春雨(南华矿业特种公司法定代表人)以及许立东等南华公司三名股东。本案原因是被告南华公司拖欠xx银行贷款500万元。担保公司表示,根据委托担保合同,该公司起诉南华公司及上述被告,被告承诺在偿还南华公司债务后向担保公司反担保。

原告担保公司向法院提交了南华公司“许李东”等四人于2010年10月22日签署的“承诺书”,作为许李东对担保公司进行反担保的依据。《承诺书》称:“经公司董事会决定,华南公司要求担保公司为其贷款提供担保,并向X银行申请增加5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我公司董事会成员愿意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第218号判决显示,鉴于华南公司拒绝偿还另一家银行到期的300万元贷款,担保公司在根据委托担保合同代表被告华南公司、矿业特殊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宋春雨、妻子胡鱼道、许立东等人偿还债务后,还向秀峰法院提起诉讼。担保公司向法院提交了一份由“许李东”于2010年11月3日签署并发给担保公司的“个人财产担保承诺书”,声明:华南公司因生产需要向该银行申请3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愿意对300万元个人财产贷款的本息承担无限连带保证责任。

两项判决均称,被告徐立东等三名股东被法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绝出庭,被视为放弃诉讼权利。最后,两项判决分别裁定被告徐立东对贷款本息分别承担300万元和500万元的连带责任。

许立东表示,他从未在“承诺书”和“个人财产担保承诺书”上签名或留下指纹,也没有收到秀峰法院的任何法律文件,也没有收到导致他背负巨额债务的第188号和第218号判决以及两项“天庭”判决。他和他的家人一度陷入恐慌。

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司法鉴定签名是伪造的。

许立东表示,经查阅秀峰法院第188号和第218号判决,法院认定其判决依据的是他对南华公司800万元贷款本息的连带责任。原告提供的《承诺书》和《个人财产担保承诺书》上有“许立东”的签名。为了澄清此事与此事之间的关系,徐立东和他的律师决定从笔迹鉴定入手,澄清两起“糊涂案件”。

许立东在判决书中还发现,附在案卷上的身份证复印件含糊不清。判决书称,他的地址是“柳州市城城路蒙蒂花园黄竹路17号”。然而,柳州市没有“皇竹路、蒙蒂花园、澄城路”。显然,有人伪造了他的身份证复印件。

与此同时,许立东还发现,与他一起成为被告的另一名股东胡郭俊,其真实地址位于河南省济源市中原特钢厂东生活区,但判决书上写着“蒙古中原特钢厂生活区”。许立东通过与胡郭俊的联系得知,胡没有收到秀峰法院的传唤和判决。

由于原告在第188号和第218号判决中提供的徐立东和胡郭俊的地址不真实,徐立东判断这可能是他和胡郭俊“缺席”庭审的原因。同时,许立东还将胡郭俊在“承诺书”和“个人财产担保承诺书”上的签名送交胡郭俊进行了鉴定。胡还声称签名是伪造的。

2017年1月,许李东委托柳州明贵司法鉴定中心对案件材料上的所谓签名进行鉴定。结果证明它是伪造的。他向桂林市中级法院申请重审,理由是他没有收到起诉书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法院传票以及第188号和第218号判决。法院采用公开通知的方式送达诉讼,这是非法的,剥夺了诉讼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他拒绝接受第188号和第218号判决,并请求撤销第188号和第218号判决。

同年6月5日,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该案应予提审,采纳徐立东的再审申请意见,并于2018年4月10日作出民事裁定:撤销判决188、218;将案件发回秀峰法院重审。两个月后,秀峰法院解除了对徐莉东方财产的查封,并摘掉了“老莱”帽子,但担保公司仍然“咬”了许立东和胡郭俊。

秀峰法院根据上级法院的判决决定再审后,被告徐李东、胡郭俊向秀峰法院申请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对“承诺书”和“个人财产担保承诺书”上的“徐李东”、“胡郭俊”签名进行笔迹鉴定。2019年5月21日,法院委托广西克贵司法鉴定中心(以下简称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该中心于今年6月18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确认原告向法院提交的“承诺书”和“个人财产担保承诺书”上,徐李东和胡郭俊均未写“徐李东”和“胡郭俊”的签名。

接受委托评估

“保证”然后报警

今年9月5日和19日,秀峰法院举行公开听证会,一起审理这两起案件。原告的担保公司、被告胡郭俊和许立东的代理人参加了诉讼。其他被告,包括南华公司、矿业特殊公司、宋春雨和他的妻子,被法院依法传唤,没有出庭。

在庭审质证过程中,原告代理人不认可秀峰法院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做出的鉴定结论,要求法院责令被告徐李东、胡郭俊对华南公司800万元贷款本息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为此,原告还向法院出示了南华公司董事会2011年8月22日决议和承诺以及2011年10月9日股东大会决议的三项新证据,均由两名被告“许李东”和“胡郭俊”签字。然而,两名被告及其代理人辩称,他们的签名是伪造的。

对此,主审法官在法庭上向原审被告双方解释:秀峰法院认可法院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得出的鉴定结论;原告出示上述三份新证据,由原告承担举证责任,即证明三份新证据上的“许李东”和“胡郭俊”签名确实是自己写的。然而,原告没有出示相应的证据,也没有向法院申请委托司法机构辨认两名被告的笔迹。

此外,两名被告的代理人多次要求原告出示两家银行向南华公司支付的800万元贷款的转账证明,但原告从未出示过这样的证明。换句话说,这两家银行是否真的向华南公司支付了800万元贷款仍然是个谜。

结合原告引用的部分证据经司法鉴定为虚假,且两家银行至今未能提供向华南公司支付贷款的证据,徐立东及其代理人认为担保公司的行为涉嫌虚假诉讼。南华公司法定代表人宋春雨的行为涉嫌合同欺诈或贷款欺诈。在请求法院驳回所有原告的诉讼请求的同时,被告也希望法院能够将案件移交公安机关进行调查。

此外,两名被告还就原告向法院提供的两人股权质押登记材料上的签名申请了司法鉴定。主审法官说,他将在法院合议庭审议后作出答复。

据了解,徐立东已经向桂林市公安机关举报了原告担保公司和南华公司法定代表人宋春雨涉嫌犯罪的情况。

福建十一选五投注 河北快三投注 时时乐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